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大鼠固定架对血脂紊乱危害的控制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3-08 10:25|点击:
  血脂紊乱是 NAFLD的重要危险因素。NAFLD患者肝内游离脂肪酸氧化增加,肝糖原利用受到抑制,表现为脂质成分在肝细胞中沉积,进一步发生血脂紊乱。本实验研究发现, Wistar大鼠经高脂诱导后,TC水平有一定程度的上升,但与临床上的高脂血症标准相距甚远。
  
  而 WSHe大鼠经高脂诱导后,TC平均水平能达到8.0 mmol/ mL.以上,表明高脂环境下,wWSHe大鼠血脂水平较常规大鼠更接近临床,推测其原因可能是wSHe大鼠经高脂诱导发生了肝细胞损伤。ALT与AST在肝细胞中承担转运氨基酸的作用,两者均是肝细胞损伤的标记物。临床研究发现,NAFLD患者与严重的肝纤维化患者血清ALT水平均显著高于正常人群,且ALT/AST比值异常。本研究发现, wSHe大鼠经高脂诱导后,ALT水平显著上升,而在Wistar大鼠中未见这一现象,提示高脂环境下,wSHe大鼠更易发生肝细胞损伤。
  大鼠开口器
  NAFID涉及一系列广泛的肝组织病理变化,如脂质异常沉积、炎症细胞浸润和纤维化,根据肝不同病理变化进行疾病分期诊断依然是目前临床诊断的金标准。肝脂质沉积是NAFID最具特征性的病变,病症不同阶段,脂质沉积的部位和数量不同。
  
  临床研究表明,在单纯肝脂质沉积阶段,肝细胞脂肪沉积呈小泡状;而脂肪性肝炎阶段则表现为肝细胞大泡性或以大泡性为主的混合型脂肪变。本实验通过肝脂质成分定量检测发现, wSHc大鼠与Wistar大鼠经高脂诱导后,均有大量脂质沉积于肝组织,但通过观察肝内脂滴形态可见,高脂饲喂的Wistar大鼠肝组织中,脂滴细密均匀,而高脂饲喂的wSHc大鼠肝中则多见大泡性脂滴,提示wSHc大鼠肝除了单纯的脂肪变性之外,还发生了脂肪肝炎病变。
  
  目前,超声弹性成像技术已被用于多种肝疾病的诊断,如病毒型肝炎性肝纤维化、肝硬化等,具有良好的灵敏度及特异度。而剪切波弹性成像( shear wave elastography ,SWE)是临床上一种新兴的超声弹性成像技术,可通过剪切波的穿透速度测算设定区域的肝弹性模量值。
  
  多项研究表明,随着NAFLD的发生发展,肝细胞发生脂肪变性,坏死,继而出现胶原沉积形成肝纤维化,肝纤维化形成后,肝组织硬度逐渐增加,继面可反映在剪切波穿透速度和肝弹性值模量值上。本实验研究发现,饲喂高脂饲料的Wistar 大鼠弹性模型值无显著培加,而饲喂高脂饲料的WSHc大鼠弹性模型值显著增加,进一步Masson染色可见,高脂饲喂的wSHc大鼠肝纤维化程度显著提高,提示wSHc大鼠相比于Wistar 大鼠,更易受高脂饲料诱导形成肝胶原异常沉积。
  大鼠开口器
  NAFLD的发展过程中,伴随着炎症细胞的浸润和肝巨噬细胞的激活和极化。当肝发生损伤时,巨噬细胞大量增殖,并与其他定居细胞等共同招募循环中的单核细胞迁移至炎性灶并分化成更多的巨噬细胞。
  
  巨噬细胞的增多在严重的炎症反应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会进一步加重肝毒性,巨噬细胞的数量可反应肝损伤与炎症程度。本实验研究发现,高脂诱导的wSHc大鼠肝中存在较多的白细胞浸润,尤其是在较大脂滴的富集,常常可见明显的炎症灶;通过免疫荧光染色可见,高脂饲喂的wSHc大鼠肝中活化的巨噬细胞显著增多,而高脂诱导的Wistar大鼠则增多不明显,进一步证实了高脂环境下wSHc大鼠较常规大鼠易产生炎症反应和肝组织损伤。
  
  综上所述,wWSHe大鼠经高脂诱导后,血清总胆固醇显著升高并与临床高脂血症患者接近;肝脂质异常沉积并形成大泡性脂滴;脂滴周围有炎症细胞浸润形成炎症灶,巨噬细胞增多;可见散在的纤维化病变。
  大鼠开口器
  然而,这些病理变化在高脂诱导的Wistar大鼠肝组织中并未发现。由此可见,相较于常规大鼠,高脂诱导wWSHe大鼠可建立一种更接近临床的NAFLD动物模型,其特色在于与临床水平接近的血液生化指标,严重的炎症反应和肝纤维化。其发病机制尚不明确,需进一步研究探讨。
  
  此文字最终解释权归m6米乐官网所有:详情请咨询m6米乐官网。

在线客服

  • 客服一:
  • 客服二:
  • 客服三:
  • 0371-55692663
  • 13673371063